宗教与邪教 > 邪教真相 >
邪教“全能神”调查:色诱恐吓控制教徒,5个月转移境外上亿资金
字体: 来源:南都即时原创   发表日期:2018-8-13   已有人浏览   [人评论]

微信图片_20180812202704.png

2014年山东招远发生“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一个多月后,凤仙的母亲离开家,不知去向,四年来,音讯全无。凤仙只知道,母亲的离家跟 “全能神”邪教有关。有传言,招远案件发生后,“全能神”邪教信徒离家出走达到了一个高峰。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闪电派”,由“呼喊派”衍生而来,是一个冒用基督教的旗号,行害人之实的邪教组织。多年来,该组织散布歪理邪说,骗钱害命,欺骗拉拢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破坏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严重危害了群众的生命财产和社会稳定。近年来,多地公安机关持续严厉打击“全能神”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覆盖多地区、多层级、全链条的“全能神”邪教组织犯罪团伙,抓获一批流窜于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骨干人员,其中包括多个层级的骨干人员。公安机关查明,该案所涉及地区直接接受境外“全能神”邪教指挥,并向境外秘密转移大量资金,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间,转移到境外资金就达1.4亿元人民币。

宣扬世界末日谣言,煽动制造恐慌情绪

“‘全能神’邪说就像瘟疫一样,传播到哪个家庭,哪个家庭就倒霉”。受害者家属告诉南都记者。

微信图片_20180812202854.jpg

“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

早在1985年铁路工人出身的赵维山便在黑龙江非法建立“永源教会”,之后加入“呼喊派”并自封“能力主”。 1991年5月,黑龙江公安机关依法将“永源教会”取缔后,赵维山抛弃妻子,流窜至河南、山东、安徽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1993年夏天,赵维山在河南洛阳自封“大祭司”,宣布杨向彬是“全能神”,由此初步形成了以杨向彬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

“全能神”自称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独一真神”。为发展成员,扩大势力,“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从事各种非法的秘密活动,国家有关部门早已认定为邪教并予以取缔。然而,仍有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受到“全能神”歪理邪说的蛊惑。

几乎所有被发展成为“全能神”邪教信徒的人,最开始被拉入进来时并不知道它是邪教。“避天灾”是其发展信徒的惯用伎俩,“全能神”向信徒宣称,只要加入“全能神”,就能得到福报,许多相信迷信的人辨识不清,在邪教歪理邪说的哄骗下越陷越深。

2012年12月,“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伺机而动,大肆散布“世界末日”等谣言,宣扬“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并借机发展信徒。凤仙也是在那一年知道,母亲被拉入了“全能神”邪教。

“她(母亲)经常从合肥家里跑出来,去到很偏远的农村,问她去做什么,她总说去‘聚会’、‘上课’,我们当时也没在意。”直到2014年山东招远血案发生后,凤仙母亲受“全能神”邪教组织唆使,离开家庭和亲人,不知去向。

凤仙记得,那一年母亲给家里买了很多蜡烛,“要末日了,没有电了”,母亲这样告诉凤仙。再后来,“世界末日”的谎言被揭穿,母亲却在被“全能神”歪理邪说洗脑的过程中越陷越深。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当年跑去农村是受到‘上面’的唆使,到下面‘传教’、‘拉人头’去了。”四年来,凤仙去到全国好多地方寻找母亲,然而毫无线索。

为推销自己的“世界末日”邪说,“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煽动组织规模性聚集滋事活动,组织成员集体到公共场所散布各种歪理邪说。据公开报道,全国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集滋事就达100起。

2017年12月,陕西有7人在公交车上散发“世界末日”传单,重庆有2人用喇叭散布“世界末日”歪理邪说,四川广元有2人在集镇公开宣传“世界末日”蛊惑谣言……公安机关依法将上述散布谣言者刑事拘留。

为制造社会恐慌情绪,赵维山还指使一些地区“全能神”人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暴力抗拒执法。据公开报道,全国公安机关查处的暴力抗拒执法案件就达30余起,一些受毒害信众受邪教裹挟,甚至丧失理智,全国发生多起自杀、自残等极端事件。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谣言彻底破产后,“全能神”邪教成员又以各种名义散布多个新版谣言。但凡某地区发生自然灾害,“全能神”邪教便伺机而动,大肆宣扬歪理邪说,蒙蔽群众,制造社会恐慌。

微信图片_20180812202933.jpg微信图片

公安机关查获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隐蔽行踪、藏身居民宅的房门钥匙。

色诱欺骗、唆使信徒离家出走,破坏社会伦理道德

“邪教害人不浅,轻的就是什么都不管,重的就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全能神”邪教在拉拢哄骗群众入教的过程中,经常以“救世主”、“慈善”的面孔出现在信徒面前。为扩大信众基础,他们经常会重点选择那些家庭比较困难、文化水平较低、有迷信或者宗教信仰基础的人作为发展对象,用伪善的面孔宣扬灌输邪教理念,看似雪中送炭,实则居心叵测。

2000年,结婚不久的成刚跟妻子有了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出生不久得了病,当时就有人到家里向我母亲‘传教’,‘传教’的人说,信‘全能神’病就能好。”

被邪教说蛊惑,成刚的母亲就这样被拉入“全能神“邪教,后来越陷越深。“我们拿几服药给孩子治病,后来病情有好转,她(母亲)就说是‘全能神’的功劳。”

不久后,成刚的妻子也被母亲拉入邪教组织。“母亲一两天不回家,后十几天甚至个把月都不在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成刚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想过很多办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母亲退出,但母亲被邪教理念蛊惑太深。直到2014年8月,成刚母亲受“上级”指示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邪教洗脑太厉害了。”成刚说。

2005年,在黑龙江开理发店的张华被人拉入邪教内部。“刚被拉进去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跟我说信的是‘全能神’,说是我不用看书,要求也不高,偶尔聚聚会、一起唱歌,可开心了,想尽办法哄你,拽着你加入他们。”

半信半疑中,张华加入教会,直到后来,在邪教邪说的蛊惑下越陷越深。“进去之后他们要求信徒要“尽本分”,为神家“做工”,要全身心地投入,后来就被不断唆使要离家出走。”

对于所有新入教的信徒,“全能神”实行集中强制洗脑。

被封为“全能神”邪教“女神”的杨向彬在传道中告诉信徒,“什么丈夫、家庭,为我谁也不要留情,再好的亲人也不行”,要“为我舍弃你的所有,舍弃你的家庭”,如果遇到家人“拦住”你信神,那他们就是“仇敌”,“不是一家人”,就要“弃绝”,不断教唆信徒脱离家庭,脱离亲人。

对于一些知识文化程度较高、有一定利用价值的人,“全能神”邪教组织就让年轻漂亮的女信徒对其进行女色诱惑。为实现对信徒的绝对控制,他们成立“护法队”,用暴力惩治“不听话”的信徒,打伤、打残、非法拘禁等也都是“全能神”邪教成员常用的手段。

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曾专门对“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性进行过研究,吕德志告诉南都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这种披着基督教的外衣,宣扬和唆使信徒为了遵循“女基督”传递的所谓上帝的话而离开家庭的邪教行为,其宣扬的低级的伦理观破坏了社会正常秩序,充分暴露出“全能神”邪教的异端性。

微信图片_20180812203023.jpg

“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宣传歪理邪说的各种”教材“。

要发入会先毒誓,施行绝对精神控制,肆意残害生命

“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规定,有权利向信徒“讲道”(讲授教义)的除了赵维山和“女神”杨向彬,其他人通通不允许。一方面是为了保证赵、杨二人在信徒中的权威地位,另一方面也避免有人在组织内部制造分裂情绪。

“全能神”邪教组织向信徒要求,“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都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

“全能神”邪教行踪诡秘,不以真实身份在教会中活动,小组内部互称“灵名”,要求信徒对信神的事要保密,不允许公开,并让所有人必须使用假名、假地址,并且应随时更换,且不允许打听教会其他人的家庭住址、姓名。

“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神’要求你全身心投入教会的工作。”张华告诉南都记者。

“全能神”邪教组织为实现对信徒绝对控制,他们内部设立了严密的“推荐制度”:以小组为单位,层层分级,对每个信徒定期进行考察,全部情况都要向境外总部进行汇报。

血腥、诅咒更是他们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为维护邪教的地位,甚至不惜制造血案,打断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杀死“叛教者”子女,信徒为遵从“神意”杀子祭神、杀妻“重生”。

2015年,鹤壁市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强行闯进,要她入教,但马改娣坚持不从,“全能神”在多次逼迫无果情况下,诅咒“神必将惩罚你子女”,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邪教信徒威逼利诱,称她要拉拢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方可解除诅咒,在正邪之间长久徘徊,最终她被迫上吊自杀。

“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 “全能神”邪教组织如此宣称。

“全能神”邪教组织宣扬的歪理邪说,事实上毫无逻辑,根本站不住脚。张华告诉南都记者,在这期间,她不是没有对“全能神”邪教产生过疑问。

“教义说的如果不信了想退出,就会受到惩罚,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她和所有信徒一样,在教会“尽本分”,必须要写“起誓书”,“让我们发毒誓,越重越好。”

微信图片_20180812203110.jpg

“全能神”邪教组织”自称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独一真神”。

向信徒收取奉献款,疯狂聚敛钱财转移境外

“全能神”邪教向信徒宣扬“奉献”、“捐赠”、“将自己所有的奉献给神”,要求信徒都要为神捐“奉献款”,并将其解释为“善行”。一方面向信徒表示收取“奉献款”等是为了“尽本分”,是作为“预备善行”,捐多捐少完全自愿,另一方面又宣称“没有善行的人就是没有人性,与魔鬼撒但没有什么区别。当灾难来临的时候,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

而“奉献”出去的钱,则规定完全属于神所有,并为此制定了严格的钱财管理制度,对于收受的“奉献款”等钱财由三层机构共同管理,并且做出了十分严苛的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除了祭祀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都不得享用”。

在“全能神”邪教为发展信徒所传发的非法刊物《教会工作原则手册》中,“全能神”邪教对钱财管理与使用进行了严格的规定,“保管两万元以上钱财的弟兄姊妹,必须起誓写下保证书,如果侵占或者挪用钱财,“愿遭神诅咒不得好死,没有好结局”,并要求“起誓越重越好”。

通过向信徒收取“奉献款”,迫使他们献出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许多信徒甚至献出了毕生的积蓄,邪教组织每月只给信徒50元至70元,美其名曰“照顾生活开支”。而搜刮来的钱财基本都用于支付邪教的非法活动和供赵维山在境外挥霍享乐。

2017年,一名信徒因生病治疗花费了一笔钱,赵维山十分生气,要求把 50岁以上和生病的信徒“打发回家”。“全能神”邪教假善行真敛财的面目昭然若揭。

2012年,“全能神”邪教组织宣扬“世界末日”歪理邪说。“传教的人告诉我们,都要末日了,留着钱有什么用,就要我们把钱都捐给组织,说是积‘善行’”。为此,赵维山还把所谓“诺亚方舟”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的价格卖给信徒,唆使信徒向路人兜售“通往天堂的户口本”、“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

微信图片_20180812203451.jpg

“全能神”邪教组织对信徒实行绝对精神控制,入教要写“起誓书“。

2017年4月28日,山东省即墨市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全能神”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件,16名“全能神”邪教成员以聚敛钱财为目的,将所得“奉献款”大肆向海外转移,涉案金额高达2676万元。

2000年9月,赵维山化名许文山,杨向彬化名王玉荣,二人假借“农业考察”之名,冒用他人身份材料办理护照逃往境外,后将其子也接至境外,并在美国建立“全能神”邪教总部,三人至今未归。

严打全能神邪教违法犯罪活动,黑龙江公安机关打掉覆盖多层级的全能神邪教组织

“全能神”邪教活动,严重侵害群众利益和身心健康安全,破坏社会正常秩序,长期以来都是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

2014年山东招远发生“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后,社会各界对邪教组织的极端暴力行为深感震惊,要求严打邪教的呼声高涨。自6月起,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在全国部署开展对“全能神”等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的专项打击行动。

专项行动中,共抓获犯罪嫌疑人近千人,其中包括组织指挥的“全能神”重要头目和骨干成员近百人。河北、安徽、河南、内蒙古、江苏、山东等地公安机关破获了一批“全能神”邪教组织团伙案件。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覆盖多地区、多层级、全链条的“全能神”邪教团伙。行动中,公安机关共抓获一批“全能神”邪教骨干人员。从研判的证据显示,案件所涉及地区直接接受境外“全能神”邪教指挥,目前公安机关已查明,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间,该案所涉及地区转移到境外资金就达1.4亿元人民币。

黑龙江办案单位介绍,近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活动更为隐蔽,对公安机关监管和案件侦办带来了不少挑战。“全能神”邪教强调对信徒绝对的精神控制,向信徒灌输歪理邪说,不仅严重毒害和摧残了受裹挟群众的心理,使人民群众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破坏社会正常秩序。

2018年7月31日起,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件。

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告诉南都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打着宗教的幌子寻求制度的保护,本质上却是破坏家庭和社会伦理道德,向邪信徒灌输“断绝家庭关系”观念,鼓吹“世界末日”邪说制造社会恐慌情绪,以此对邪教信徒进行精神控制,对于想要离开“全能神”邪教的信徒采取极端暴利的手段进行“惩戒”,同时又疯狂聚敛财产,并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到境外,具有明显的违法犯罪特征。

上一篇: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下一篇: 邪说蛊惑 戕害社会——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版权所有 郑州市反邪教协会 Copyright 2015-2016 All Right Reserved.

电 话:0371-67188554 传 真:0371-67188554 邮 箱:zzfxj2010@126.com 网 址:www.zzfxj.com

地 址: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互助路73号 备案号:豫ICP备150055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