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评论 >
从罗斯专著看邪教发展的新特点
字体: 来源:凯风河南网   发表日期:2017-2-9   已有人浏览   [人评论]

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专注邪教问题30余年,曾多次受到死亡威胁,他的新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不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单纯枯燥的理论堆积,而是采用了一种很有说服力的写作方式:利用他个人职业生涯接触到的大量资料、案例,以及他本人“干预”邪教、有邪教特征团体受害者心理问题的具体事例,将邪教的真面目摊开在太阳底下。

这是一本讲求实际的书。没有先入为主的理论总结,也没有急于给形形色色的邪教定性,分类,对他们的害人行径加以谴责,但却能够给邪教组织带来莫大的伤害。罗斯在书中从来不从教义上分析邪教的荒谬性和反社会性,而是从另一个大家常常提到却无从下手的角度给了邪教致命一击:他深入分析了邪教对信徒加以精神控制的手段,以及这其中隐含的行为模式,心理学机制。应该承认,撰写宣传口号和揭露邪教荒谬的思想本质一万次,也比不上一次这样扎实的工作。以我国为例,邪教早在汉朝就以巫蛊迷信的形式流毒民间,面临过政府、文化界、宗教界的重重围剿,却依然能够吸引信徒、荼毒世间。对邪教反社会性质的深入揭露从来都不缺少,但是与邪教争夺群众、利用心理学、社会学技能而不是空洞的理论拯救邪教受害者的努力才刚刚开始。从一个个具体受害者回归社会的过程中,从这些真正服务于邪教受害者的社会工作者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对邪教洗脑模式的深刻认识和具体救助方法,才是最值得宝贵的,才是反邪教理论的根基。

由于特殊的社会和法律环境,邪教活动在美国极为猖獗,而且几乎不可能取缔特定的邪教组织,今日美国几乎成为邪教活动的“天堂”。因此罗斯书中提到的几乎是1978年以来特征最为显著的几类邪教,而且通过这些具体例子,我们可以从中总结出邪教活动的一些新的特点。

一、小型、隐蔽的邪教组织对信徒具有更强的控制力,也更加具有暴力倾向

罗斯在21章的专著中用了整整一个章节列举了12个曾经制造震动全美的血案的小型邪教,这些组织的人数都不超过100人。罗斯认为这些邪教正是由于人员较少,教主对信徒的控制更加严密,组织结构更加巩固,因此也更容易被教主的疯狂妄想影响,从而集体失控滑入恐怖暴力事件的深渊。这些小型教派中人们的信仰集中在教主一人身上,没有一般正教和邪教都不缺少的众多传教人员,也就没有对教义的多种解读。教主的一言一行逐渐被解释为教徒必须效法的准则,教徒们逐渐在精神上与教主结成罗斯所说的“共生”关系,当教主的一切最疯狂的妄想都能渗透到信徒思想深处时,悲剧的发生几乎只是时间问题。而且罗斯没有特别指出的是,这种小型邪教团体往往更加封闭,更加与社会隔绝,更加符合教主对信徒洗脑所需的环境要求,在发生恶性事件之后社会力量介入的时机也更晚。除此之外我认为从这12个案例来看,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较低、参与社会活动程度较低的边缘人群更容易成为这种小型而凶残的邪教操控的对象。

二、大型邪教已经开始尝试家族化、商业化的“黑手党”式运作

邪教团体的社会危害性比任何犯罪团体更大。犯罪行为会对人民财产、生命造成危害,但多数罪犯实施的侵害是一次性的,往往只针对受害人的一个方面造成伤害,但是邪教则是毁灭人格,毁灭一个人的一切。小型邪教组织可能造成类似恐怖袭击的破坏后果,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根据当时日本国内的报道甚至被该国黑道分子认为是“令人战栗”的。大型邪教组织如法轮功、全能神等,则是广辟财源,实行家族化、商业化运作,广泛插手各行各业,利用压榨信徒和商业犯罪的双重手段来聚敛财富,同时大量任用家族成员管理邪教团体。在罗斯这本专著和他本人过往的一些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大量例子。以法轮功为例,法轮功上层几乎全是李宏志亲信,然而所有亲信中权力最大的仍然是他本人的亲属,他的女儿领导着法轮功的多个媒体和演出团体。文鲜明的统一教会在地下控制着日韩料理的原料市场,他们必定是在压榨邪教信徒人力、财力的基础上才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而且这个邪教组织教主传承也是在家族内部。全能神是较为“传统”的邪教,诱骗信徒“捐献”财产是它的重要财源,然而在国内处于非法地位的全能神邪教每年都要将数额巨大的财产转移至国外,这毫无疑问涉及洗钱行为。而且全能神邪教的“女基督”是实际控制者的情妇,教中重要人物彼此之间裙带关系明显。

作为比“黑手党”性质更为恶劣的团体,邪教组织学习家族制、商业化运作是基于其特定的需要。邪教组织是最为封建、野蛮的社会组织,或者说反社会组织。邪教组织的首脑无论如何包装自己都不能掩饰他们强烈的敛财欲望和权力欲望,采取种种反人类、反社会手段聚敛财富、攫取权力的教主们不可能信任血亲、情人之外的任何邪教骨干,邪教团体的分裂也往往是由于权力分配问题。邪教骨干分子能力越强,就越容易威胁教主地位,所以家族化运作是教主们的“无奈”之举。而单纯依靠信徒“捐献”是很难维持大型邪教组织长期的资金需求的。邪教教主除了自己挥霍之外还需要维持提升自身社会地位、寻求政治保护的巨大花费,比如法轮功、全能神显然不可能依靠信徒“捐献”就能全天候对国内进行政治攻击。坐拥大量信徒组成的免费人力资源,不用来开展非法生意对于精明的邪教教主而言简直是巨大的浪费——其实大多数邪教教主经营的正是玩弄人性这样一门道德沦丧殆尽的“生意”。

三、邪教正在日益与危害世界和平与安定的极端主义思潮合流

罗斯在书中引述其他学者的观点对邪教给出了这样的定义:1、一个活着的有魅力的领导人;2、宣称领导人无所不能的神圣血统;3、对领导人的绝对服从;4、使团体成员与社会隔离。看到这些定义我们想到了什么?是的,纳粹主义,除了第4条定义我们不能一下子联想到纳粹以外这基本上就是新纳粹主义。罗斯在谈到法轮功时指出法轮功完全契合以上定义,而且法轮功的教义中充满了极端思想的“私货”:法轮功是赤裸裸的偶像崇拜,李宏志被吹捧为宇宙的创造者;法轮功认为混血儿是外星人、“旧势力”阴谋的急先锋,这是极端的种族歧视思想;法轮功仇恨同性恋者和其他一切他们不喜欢的人群,李宏志多次在他逻辑混乱的“讲法”、“经文”中把自己打扮成传统道德的捍卫者,然后宣布所有不符合他的喜好的群体有罪;最后法轮功宣布除了它的信徒其他人全都有罪,要在世界末日来临时受苦。

上面一段话中的法轮功替换成其他任何一个邪教的名字其实也一样成立。煽动种族仇恨,攻击一切自己看不惯的群体、组织,宣扬狭隘的道德宗教观念,这几乎是今天所有邪教团体共同的论调,在这些论调中隐藏着煽动仇恨从中牟利的卑劣思想。贬低自己团体之外的所有人,把自己打扮成人类道德、正义的捍卫者,事实上却把绝大多数人类当成是“异端”和敌人,目的是使信徒将自己的教主视为唯一的“救世主”,心甘情愿的奉献一切,并且将外界的质疑论调和帮助他们的努力当成是对信仰的恶毒攻击和侵犯,这就是教主们的如意算盘。极端主义思潮与教主们的思想和需求是如此合拍,难怪会成为邪教教主共同的“信仰”——当然,除了金钱和权力他们没有信仰。

当我们通过阅读这本资料详实立场客观的专著了解了形形色色邪教的惯用伎俩,了解了邪教洗脑和控制人心的具体步骤,了解了邪教组织制造的一场场冰冷杀戮和无边惨剧时,特别是了解了邪教比犯罪组织更为卑劣的肮脏本质之后,无需高呼口号,我们也对邪教深恶痛绝了。


上一篇: 元宵节最让李洪志抓狂的灯谜(图) 下一篇: 当前邪教传播的思想土壤浅析
 

版权所有 郑州市反邪教协会 Copyright 2015-2016 All Right Reserved.

电 话:0371-67188554 传 真:0371-67188554 邮 箱:zzfxj2010@126.com 网 址:www.zzfxj.com

地 址: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互助路73号 备案号:豫ICP备15005544号 技术支持:讯聪科技合肥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