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邪教
用消毒剂治病的邪教 特朗普也信了?
来源: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微信公众号  作者:王雪莹      发表日期:2020-05-15      已浏览  411  次

  “新冠肺炎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如果你之前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我。”“每天6滴‘奇迹水’,兑水吞服见奇效。”

  几滴“神药”就能消灭让全球科学家焦头烂额的新冠病毒?这是不是堪称当代医学奇迹?可惜,现实并没有这么美好。

  说出此番狂言的“神人”美国人Mark Grenon, 他所提到的这种神奇药水全称“神奇矿物质溶液”(Miracle Mineral Solution,简称MMS),它能“杀灭人体內99%的病毒”,就连新冠病毒也不在话下。

 

  Mark Grenon演示“神药”

  尽管Grenon的这些言论听上去就很荒谬,却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英雄所见略同”——特朗普在不久前的一次白宫记者发布会上曾公开提议:美国应尝试验证“向人体注射消毒剂治疗新冠肺炎”的可行性。要知道,常用消毒剂的主要成分二氧化氯,正是Mark Grenon大力推广的MMS溶液的“配方”。

 

  注射消毒剂的提议遭到广泛批评后,特朗普改口称自己当时是在“说反话”(图片来源于网络)

  “消毒剂疗法”拯救世界?为什么显然是伪科学的理论却能收获大量信徒?

   注射消毒剂的后果

  如果真的有人听信“神棍”所言,服用了消毒剂或将之注射到体内,会有什么后果呢?

  我们得先看看消毒剂到底是怎么消毒的。目前常见的消毒剂可以根据消毒效果从高到低,大致分为灭菌剂(Sterillant)和高、中、低效消毒剂(Disinfectant)。

  大致而言,灭菌剂的主要成分包括甲醛、乙醇、戊二醛和二氧化氯等,可杀灭所有类型的微生物;高效消毒剂则主要包括含氯消毒剂、臭氧、甲基乙内酰脲类化合物和双链季铵盐等,对细菌繁殖体、病毒、真菌及细菌芽胞都能起到消杀作用;中效消毒剂功能则相对较弱,仅能杀灭分枝杆菌、真菌、病毒及细菌繁殖体等微生物,常见的有碘消毒剂、醇类消毒剂和酚类消毒剂等;至于低效消毒剂,则主要包含苯扎溴铵等季铵盐类消毒剂和氯己定等双胍类消毒剂。

 

  各种清洁、消毒产品杀灭微生物的能力并不相同(图片来源于网络 )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所说的消毒剂,具体是指含氯漂白剂和异丙酚,属于常用的中效消毒剂。从杀毒机理来看,这两种消毒剂都是通过干扰生物系统、凝固蛋白质来达到杀毒灭菌的目的。

 

  在抗疫实践中,许多卫生工作者在公共场合擦洗、喷施此类消毒剂,这的确有助于杀灭新冠病毒。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人类直接服用或注射也能得到同样的效果。

  哈佛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布列根和妇女医院医学毒理学专家Peter Chai,底特律卫生部前医学总监、毒理学专家Ernest Chiodo等专家对这种看似合理的糟糕方案给出了详细的解读。他们指出,根据使用剂量和具体成分的不同,人类在注射或服用消毒剂后,大概率会引发不同程度的贫血、大出血、周身疼痛、脏器衰竭、心脏骤停乃至死亡。由于这种方案极度危险,因此不可能有人体试验,他们给出的“后果”更多是基于理论研究以及为数不多的抢救记录得出的。

  实际上,由于漂白剂等消毒用化学物质,普遍都有强烈的刺激作用,因此在注射或口服的早期阶段,很多人就会因为极度不适而作罢。如果你觉得“良药苦口”一口吞下消毒剂,或者能忍住剧痛通过静脉注射——那么你的痛苦其实才刚刚开始。

  在吞咽过程中,这些刺激性的液体就开始对人体造成损伤,首先是呼吸道和食道黏膜被严重灼伤,当漂白剂进入胃部后,胃黏膜也会严重受损,继而引发大出血乃至胃穿孔——期间,服用者还会出现头晕、呕吐、胸痛甚至休克等症状。

  通过静脉注射的话,这种折磨或将加倍:一方面,漂白剂会严重灼伤血管内壁,其凝固蛋白质的特性会使人体形成大量的血凝和血栓,使注射者产生剧烈且持续的身体疼痛(注射局部的疼痛尤其明显);另一方面,血液的pH值也会被强碱性的氯系漂白剂改变,这将引发严重的心律失常;同时,大量红血球被漂白剂破裂后,无法继续承担为器官送氧的工作,短时间内导致贫血、呼吸急促、缺氧,甚至重度昏迷和脑死亡。

 

  注射消毒剂除了对循环系统的直接破坏,也会让肾脏备受摧残:作为直接过滤血液的器官,肾脏会因为“直面”这些消毒剂而出现急性损伤。此外,消毒剂的强刺激性还会严重损伤注射者的视网膜和视神经,导致视力锐减乃至失明。

  简而言之,不管是口服还是注射消毒剂,你的下场都会很惨——所以不要在家尝试!

  神药配方来自神棍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的“即兴发挥”造成的恶劣影响着实不小:美国多州的有毒物质控制中心表示,记者会后咨询“误服消毒剂该怎么办”这类救助电话的数量大幅攀升。

  不过,这种奇葩偏方并非总统先生首创。据《卫报》报道,“创世纪II”教会现任“大主教”Mark Grenon此前就表示,他与信徒们已多次致信白宫,大力宣扬MMS溶液防治新冠肺炎的“药效”。

  在Grenon看来,特朗普在发布会上的“提议”,恰恰证明“MMS溶液可以救世”的这一“真相”终于开始被世人所知晓。为此,他甚至直接在社交媒体上欢呼:“特朗普也拿到了MMS溶液和它的介绍!群众们,一切该来的终究要来了!主在帮助更多人看到真相。”

 

  创世纪II 教会的两位“主教”在做广播推广MMS溶液。(图源:G2Voice)

  MMS溶液是由“创世纪II”教会创始人Jim Humble一手炮制的“神药”。1996年,这位号称年龄已经超1亿岁的“神人”宣称,自己在南非丛林中“发现”了这种能治愈百病的神药。然而,只要稍加辨认就可以发现,MMS溶液的主要成分是亚氯酸钠和次氯酸钙,它们会在体内产生二氧化氯和次氯酸——二氧化氯是化工漂白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因此,美国主流媒体长久以来都将这一组织称为“漂白剂邪教”。

  多年间,该组织已在全球发展了至少1700名会员。按照要求,这些会员每人至少要缴纳450美元才能享受创世纪II 教会的“宗教仪式+MMS溶液”疗法,以期实现“延年益寿”的终极目标。头目Jim Humble一方面利用宗教外衣,将自己打造成可与耶稣比肩的“神”,并仿效神话推行“触摸疗法”;另一方面,创世纪II 教会又不遗余力地推广MMS溶液,通过出书、拍视频等方式,推广该溶液“一滴治百病”的奇效——MMS不仅能治愈糖尿病、白血病和自闭症,甚至艾滋病、各类癌症和H1N1流感都能彻底根治。

 

  该组织在网上贴出视频,宣称MMS在乌干达成功治愈了疟疾、艾滋病等(来源:卫报)

  尽管理论荒谬又缺乏科学依据,创世纪II 教会和它的漂白剂“神药”却受到美国诸多政客的追捧,其中就包括前美国总统里根的顾问、曾三次竞选美国总统的Alan Keyes,他曾在自己的政治类脱口秀节目中大力推广MMS溶液。

 

  创世纪II 教会包治百病的溶液产品线(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期以来,“大主教”Mark Grenon都是该组织对外宣传的核心人物——从线下开设讲座到线上录制广播节目,从触摸式“施法救人”再到兜售450美元一瓶的MMS溶液,这个主教“有点忙”。

  美国ABC新闻曾实地探访该教会,发现Grenon在兜售MMS溶液时,从不例外地用浓重的宗教外衣打掩护:“喝下它,记住,救你的不是别人,正是基督”,Mark Grenon曾对“信徒们”说:“咳嗽是正常的,你会将身体里的肿瘤咳出来,肿瘤就这样消失了”。

  有鉴于此,美国的疾控中心(CDC)、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司法部在内的多家机构,在多年间数次发出警告,提醒民众不要妄信“创世纪II”教会言论,并指出MMS溶液缺少科学认证和临床验证,属于典型的“三无产品”。这些药剂不仅不能治病,反而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引发诸如恶心、呕吐、腹泻和低血压等症状,严重者甚至会威胁生命。尽管如此,由于监管漏洞等诸多因素,创世纪II 教会始终逍遥法外。

  为什么荒谬的伪科学总有人买账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创世纪II教会并非第一家宣扬伪科学治病理论的组织,Mark Grenon和Jim Humble等人也绝非第一批“神棍”。2018年10月,美国加州圣迭戈地方法院宣判臭名昭著的“酸碱体质理论”创始人Robert O.Young高达1.05亿美元罚金。

  不论是“酸碱体质理论”还是“漂白剂治百病”,自然科学与伪科学的斗争一直围绕着人类的历史,层出不穷的各色伪科学理论更是犹如野草般“铲”也“铲”不净。明明已经被实践和科学实验证过伪了,为什么仍然有人相信这些用“科学”外衣伪装的荒谬理论?

 

  “酸碱体质理论”创始人Robert O.Young 图源:LosAngelesTimes

  对此,西安大略大学历史系副教授Robert MacDougall认为:“认为事实的真伪能直接决定人们相信或是不相信某种观点,这种想法本身其实也有些天真——‘真’并不是使人坚信某一观点的唯一标准。”其实,很多被追捧的理论,本身的客观性和真实性并不是最重要的,人们的心理因素才是关键。

  “实验科学”创始人Francis Bacon也提出了类似的想法。在他看来,研究“伪科学为什么难以根除”最不能回避,也不应回避的就是社会心理因素——除了对科学知识的缺乏之外,大众对权威人物的过度崇拜、对自身认可的心理需求和自我防卫的心态,都会为伪科学的发展提供心理温床。

 

  此外,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思辨性思维的人,对于科学或不科学的理论,都会轻易相信。许多人相信科学理论,并不是因为他们透彻理解并认同了这背后的复杂原理,更可能只是接受了披着“科学化”外衣的言语,即便这种科学言语包裹的是另一种迷信。

  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心理学教授Christopher French认为,某些伪科学理论在本质上不可证伪,诸如“年轻地球创造论”。在这种情况下,科学与伪科学的辩证关系更复杂,也就更容易让批判性思维能力较低的人“上钩”。

  想要远离伪科学?那你需要从学会独立思考开始——是时候对“废话太多不想看,直接说结论”的思维习惯说“不”了。

  参考资料

  [1]slate.com/technology/2020/04/trump-inject-disinfectants-what-would-happen.html

  [2]vice.com/en_ca/article/884wgv/bleach-ingestion-advocates-are-thrilled-by-trumps-disinfectant-comments

  [3]latimes.com/la-me-ln-san-diego-ph-miracle-lawsuit-20181102-story.html

  [4] gizmodo.com/why-do-people-believe-in-pseudoscience-1833193811

  [5]abc7.com/church-of-bleach-genesis-ii-2-health-and-healing/1578279/

  [6]abcnews.go.com/US/shameless-high-priests-snake-oil-offer-miracle-cures/story?id=4311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