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反邪教中的理论核心地位
来源:新陕网  作者:秦如剑      发表日期:2019-01-02      已浏览  472  次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一般规律的学说,它坚持唯物论和辩证法的统一,坚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历史观的统一,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而邪教,就其本质而言,是异化、毒化了的宗教,是人类意识形态中的毒瘤,是披着宗教外衣冒用宗教进行蛊惑人心的骗术。实践证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使邪教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高举马克思主义哲学旗帜,反邪教会事半功倍。偏离马克思主义哲学,就会造成人们认识的混乱,使邪教有机可乘,兴风作浪。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正确世界观的基础

  现实中,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知,要么是神秘的,要么是遥远的。其实,马克思主义哲学时时刻刻都在伴随着我们,作为我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中的科学指导和基础。人们常说,某某人有坚定的信仰,说话做事方向明确…。这种信仰,就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基础上的为人处事的“定盘星”。

   1、两种认识之较量。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正确的世界观源于对客观世界的科学认知。世界是物质的世界。物质是人们通过感觉感知的,它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为我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而邪教否定世界的物质性,用主观的、臆断的、形而上学的认知来解释客观世界,从而陷入不可知论的玄学泥淖,为其超自然“神”力大行其道鸣锣开道。

  实际上,这正是形形色色的邪教处心积虑想要的结果。“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就叫嚣:“这个世界是我造的,就连我的父母亲都是我造的”;“我把这个地球攥在手里,不费吹灰的力”(《转法轮》)。

  李洪志就用这种歪理邪说,不断给人们洗脑。用主观的、臆断的、形而上学的认知来篡改人们的认识,从而建立一种基于形而上学意识的世界观,就完成了把现实的活生生的人改造成提线木偶,成了“法轮功”意识形态的“弟子”。

  这些没有自主认识的“弟子”,李洪志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把李洪志说的奉为“经文”,把正常人看上去荒诞滑稽的“痴人呓语”看成是圣典。再加上吹鼓手们的大肆吹捧,不断神化,李洪志就有了“无数法身”,给弟子们“地狱除名”的大神通。……

  “法轮功”等邪教,手法如出一辙,就这样不断地神化自我,摧毁人们的科学认知能力,矮化人们战胜困难的勇气,蜕变成十足的早已被人们扫入历史垃圾堆的巫婆神汉形象。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看,纯属稚童呓语,是毫无价值的垃圾,是应该被世人唾弃的。

  2、世界观是人类精神之核。

  世界观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看法,是正确的道德观、人生观、价值观之基础。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上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人生进步的阶梯,是民族发展前行的精神动力。是民族之魂,处于基础和核心地位。俗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改革开放之初,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放松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与普及。这一阶段各种逆流涌动,特别是匿迹多年之邪教,沉滓泛起。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假冒宗教名号,干起邪教勾当,企图以邪图鼎。虽说是狂犬吠日,制造杂音而已,然而总是一种不和谐的存在。扫帚不到,它们是不会自已跑掉的。

  近20年来,我们逐步认识到,要把重塑“三观”与搞现代化结合起来,同步推进,共同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物质文明一起抓,不但使邪教等社会沉滓得到初步遏制,“四个文明”成果丰硕,而且健全法制,依法治邪取得初步战果,我们这个民族也更加接近实现伟大复兴梦想。正反两种结果,说明了一个共同的真理:我们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二、学习好唯物辨证法,运用好反邪教思想武器

 

  1、超时空的物质运动是不存在的。

  物质的任何一种形态都处于运动中,是物质存在最根本的形式。整个宇宙从微观到宏观世界,从生物界到人类社会,无一不在运动着,无时不在发展变化着。我们所处的时点,是一个以时间为横轴,以空间为纵轴(纬度)的发展变化着的物质世界。运动是常态,静止是运动的特殊形态。空间和时间是运动着的物质的存在形式,在空间和时间之外的物质运动是没有的。而邪教反其道而行之,它否认物质的属性及其运动性,认为客观世界是静止的,僵化的,一成不变的。在物质世界之外,杜撰一个超自然的、无所不能的“神”——此神,就是仍活于世的教主,这也是宗教与邪教的本质区别之一。因此,反邪教就要从“世界是物质的,超物质的东西是不存在的”这一思想出发,揭穿邪教“吃喝神话”、“传福音”那些鬼话。抛弃“做好人”、“发正念”等邪说,汇入滚滚的时代洪流,为中华圆梦贡献每个人的智慧和汗水。

   2、要信客观规律,不信邪教“鬼话”。

  事物的规律性决定于客观事物本身的性质、内容及其所依赖的客观条件。如自然界的万有引力,生物界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进化)规律等等。客观世界尊循着自然规律,周而复始,螺旋式上升发展。

  如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一路要走到社会主义社会,直到实现共产主义。虽然不会是一帆风顺,但也是螺旋式上升的。用此思想,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中华民族几千年克难奋进,特别是近百年阔步向前,势如破竹,更加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答案不言自明,我们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选择了正确的行动路径,我们凝聚了13亿中国人的智慧——因此,我们的目标一定会实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回过头来,再看看奉行唯心主义的邪教,大肆兜售其反人类反科学的歪理邪说。把事物的规律性来源,归于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如上帝,天命等。把事物发展的必然性硬说成是鬼神的安排。不讲科学、不讲真理、不讲规律,只讲离奇的“鬼话”:什么“自己曾被提到了三重天”,“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等。李洪志更会编“鬼”故事,说自己“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有“无数法身”,给弟子“地狱除名”等。

  我们小时候一人走夜路,一有风吹草动,就被吓得毛骨悚然。那是因为信“鬼”;现在的小孩一人走夜路,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凑上去看个究竟。那是因为他们从小受现代科技陶冶,心中无“鬼”。这说明相信客观规律,坚信世界上没有“鬼”,就会有胆量有勇气与各种牛鬼蛇神作斗争。不信邪教“鬼话”,我们当砥砺前行;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就不会被邪教蛊惑;拿起马克思主义哲学武器,邪教这个魑魅魍魉就会无处遁形,葬身于反邪教的汪洋大海之中。

   三、树立正确“三观”,让邪教见“鬼”去吧

 

   1、从内因和外因看邪教。

  邪教活跃在农村,边远、贫困、落后地区是邪教荼毒的重灾区。为什么会这样呢?从内因来说,一些人希望改变贫困面貌,却无能为力,只好寄希望于“超自然的力量”——“神”迹;从外因来说,邪教整天就琢磨蛊财害命那些事;帮人是假,蛊财是真。有时候因为蛊财露馅,干脆就害了人的性命——这是“副产品”。这样内外因素一“拍”即合,就形成了邪教滋生的土壤。

  再从被蛊惑者自身来说,还是世界观缺陷造成的。应该看到进入邪教的人,主要还是其思想深处存在的唯心主义世界观,自私自利的人生观和出人头地的价值观造成的。轻易相信“进入天堂能长生,追求成神好做王,担任骨干逞威风”。持这种认识的原因,就是知识面窄、目光短浅、人格缺陷、不务正业等。说直白些,就是信仰缺失,导致认知的混乱。在知识经济的今天,是脑子决定行动。所以提请这些人不要怨天尤人,要认真反省自己,多找自身原因,把自己的思想转化建立在铲除思想病根的基础上,建立在彻底与邪教决裂的基础上,这才是真正的转化!

  2、认清自我,从“短板”处着手。

  一个木桶盛装流体的能力,取决于最短的那快板。苍蝇不钉无缝的蛋,邪教频频得手,往往与被蛊者自身莫无关系。人们向往美好生活无可厚非。有的人成天想着发财,却不知从何做起?有的人只想成佛成仙,早日圆满升天,想入非非!却不知道只有可能实现的才是最好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优势,把自己的优势最大化,做一个独一无二的自我,既为自己也为社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就是人生的最大成功,就是一个值得骄傲的凡人,因为努力了的凡人问心无愧的。因此,要树立正确的信仰。对邪教要全盘否定,对自己人生中原有的美好情怀要保留,这就是辩证的否定观。勇于否定错误的精神信仰,就能彻底解除束缚自己的精神枷锁。

   3、重塑“三观”,砥砺前行。

  马克思主义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实践性,认识是从实践中产生的。重塑“三观”,要从实践中来,要从学习中来。知识改变命运,学习创造未来。要以揭露邪教的反动性、欺骗性为突破口,从实践中增强认清邪教本质和危害的能力。当前,各种邪教变换手法欺骗群众,宣传唯心主义。他们往往先抛诱饵,再画饼子,显得既无私又真诚。使邪教更具有欺骗性。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相信人们的认识提高后,就会明辨是非,对打着宗教旗号,花样翻新,新瓶装旧酒者;神化教主,搞唯心主义者,就是讲述再多奇异的故事作见证,也不会有人听有人信了。

  不同的理想信念,就有不同的人生规划,也就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或碌碌无为,或铸就辉煌。这是理想信念对于我们每个人人生的意义所在。这里真诚希望误入邪教歧途的人们,能坚持追求真理、修正错误,学习好马克思主义哲学,树立正确的“三观”,做一名有智慧的无邪论者。(作者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参考文献:

  1、李路:马克思主义信仰教育及其在反邪教中的作用研究。(J)《广西民族大学》2015年卷;

  2、安庆师院马哲课题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教学参考资料汇编。(c)网络资料。

  3、汉山樵夫:李洪志的邪教生崖四部曲。(n)新陕网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