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邪教
父子先后“称帝”……一个新中国成立后被公安剿灭的反动妖孽“小朝廷”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发表日期:2021-11-04      已浏览  1,708  次

中国历史上,从秦朝的始皇帝到清朝的最后一个儿皇帝溥仪,一共有四百余个皇帝。随着共和政体辛亥革命的爆发,中国的封建专制、帝制彻底终结。

历史虽有曲折,如袁世凯称帝和溥仪复辟,由于时间太短,历史并未改写,但也说明想当“皇帝”的人大有人在。据资料统计,仅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后至上个世纪末,民间就有约四十人“称帝”,这其中不乏邪教组织趁机作乱,封“大臣”纳“嫔妃”,甚至还建立“武装”发动叛乱,意图建立神权统治,令人瞠目结舌!

自称刘备转世,建立武装组织,妄图恢复帝制,结果被公安团灭 

石顶武,男,湖南湘潭花石镇人,高中文化,大地主出身。他从17岁起就投身国民党,曾参加过国民党和军统特务组织,积极从事反共反人民的活动,是个五毒俱全的反革命分子。

   

▲石顶武 

石顶武的祖父石振顺自称“燃灯古佛”再世,早年创立“三期普渡”,宣称如若入教,能够使人在生时免除一切灾难,死后可入天界仙游,遂吸收众多信徒入教。石振顺死后,其子石怀珍,自称“顶盘老祖”转世,继承其父的衣钵成为教主。石怀珍死后,其子石顶武自称“刘先生”(刘备)转世,号称“普衡法渡主”,继位成为教主,使“三期普渡”进入全盛时期。

   

“起事”

石顶武在担任反动邪教组织教主后,掌握“佛印,有升、降、贬、赏佛职权”,他制定的教规,不许任何人违反,否则即以违背天命论处。他的组织下设“五宫”,“五宫”之首称“坛主”,坛主可指派“经手”,“经手”又是掌管一个县或一个地区的头目。

石顶武凭借其在国民党反动政府内担任要员的身份加强与国民党合作,并将军统特务头目、国民党要员陈德炎拉入教内,封位仅次于自己的“无上王佛”,以求得国民党军队和特务两大系统的支持;接着又指使其另一个“无上王佛”张启方,拉拢国民党内部一些高官、特务为骨干,借助其影响力,发展壮大邪教组织。

由于有各级反动政府的支持,石顶武的“三期普渡”组织日益壮大,邪教组织迅速发展到湖南各大城市。石顶武任“三期普渡”的“宏教佛王”“普渡衡主”,在长沙、株洲分别设立了“收原宫”和“宣化宫”,重新封“五宫”之主,并明确“五宫”隶属“普渡慈善堂”,使“三期普渡”的组织更趋完善。

为了发展邪教组织,蒙哄欺骗愚弄群众加入该教,石顶武编纂了一套套迷信邪说理论,模仿古人手笔,起草“经书”作为“三期普渡”的教义,分发各宫和主要骨干广为宣传。不少迷信思想深重的群众,为了免遭劫难,不得不拿出钱财加入其教,有的甚至弄得倾家荡产;一些已经入教的,为了能封为“王佛”,不惜筹措数十两、甚至上百、几百两银钱参加邪教组织,石顶武的邪教组织不仅迅速扩充,而且聚敛了大批财产。

    

“复辟”

随着入教人数过三万,石顶武的野心愈发膨胀,他开始渴望权力了。为此,他对自己进行了一番包装,并向周围的人宣称自己是“君主”“真命天子”,妄图称帝复辟封建君主制度。而他的这番操弄为他圈来了不少追随者。

1943年,石顶武将最忠实的信徒经过一番训练,编成武装组织。在石顶武的授意下,骨干张启方等在教内大肆宣扬,“石顶武乃真命天子出世,天下就要太平,将来归‘三期普渡’掌管天下,妖王绝迹,万国来朝”,并称石顶武是“武王”。

1947年冬,石顶武在长沙多次与陈德炎、张启方等密谋建国组军问题,并正式定国名为“大中华佛国”,尊石顶武为皇帝。“佛国”和“佛国军总司令部”暂设湘潭。

1947年,石顶武宣告“大中华佛国”成立,自称是“佛国”的皇帝,正式登基称帝。并制“黄杏佛旗”为国旗,分封“左丞相、保驾将军、军师”等。同时,还组建“大中华佛国护国军”,简称“佛国军”,封陈德炎为总司令,石顶武之弟为副总司令。各地根据人数的多少,设总队、大队、中队、分队和班。兵源即“三期普渡”教徒,适当接收地方上的一些地痞、流氓和反动政权的骨干成员参加,实施军事、政治和特种训练,并确定了军旗、番号、肩章、帽徽等标志。为了加强“佛国军”的军事装备,还特别购置了一批枪支弹药。

石顶武在湘潭新建了占地上万平方米的皇宫。皇宫宫殿四周围墙耸立,院内石佛、石马、石狮左右排立,宫前院后,布有碉堡,由皇家卫队轮流站岗。皇宫内除皇后外,还有妃子、女工、男工,并豢养了一支皇家卫队。

  

每年的农历正月、五月、十二月,即石顶武的祖父、父亲和自己生辰的这几个月,都要举行“仙佛寿期”集会,简称“仙佛会”。届时石顶武端坐大殿,头戴冲天皇冠,身穿镶金龙袍,坐殿接受信徒跪拜。信徒们三呼万岁,并求皇爷保平安、升佛级。每做一次“仙佛会”,可赚取上万块光洋。

“覆灭”

1949年8月湘潭解放,自知作恶多端的石顶武四处流窜,组织“湘鄂赣边区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图谋攻打区政府,继而上山打游击,坚持用武力与政府对抗,但被当时湘潭县公安机关发现,及时破案并将组织摧毁。

石顶武又潜回老家,指挥和操纵几个地痞和“三期普渡”教徒,成立假农会,妄图打入基层政权内部,亦未能得逞。此后石顶武又往来于长沙、株洲、醴陵和浏阳之间,以“乩批”作“圣谕”,进行秘密串联,指挥活动。又指使信徒书写散发反动传单,诋毁共产党的政策,并广泛宣扬解放军是红军,只能红得一时,到了七月初七日,黑风黑一下就要把解放军全部收掉等;还散布谣言称:“蒋介石的军队已在福州登陆,上海被炸得稀烂,国民党即将打回来。”并告诫其信徒要“存善心”、不要“生恶念”,等到“寅印二年春”,就能“见到太平君,”到那时“佛国一光辉,你们这些‘无量王佛’比县长要大,‘无上王佛’比省长要大”等。

1952年冬,湘潭根据中共中央和省委的部署,掀起了以取缔反动“会道门”邪教组织、打击“会道门”邪教组织反动头目为主要目标的镇反高潮,公安机关抽调百余名干警参加取缔工作。

1953年6月在实施抓捕石顶武时,不料石顶武早已闻讯逃匿。为了尽快追捕石顶武到案,抓捕组兵分两路,开始了对石顶武的追捕工作,其中一路在当地发动群众提供线索。

随着取缔反动“会道门”邪教组织运动的开展,以及群众政治觉悟的提高,石顶武的罪行和逃亡潜伏线索被揭发出来。终于有一教徒检举石顶武藏匿在离老家不远的另一骨干教徒家中。抓捕人员迅速赶到,将石顶武缉获,并从夹墙内查获金条金砖数公斤,价值数十万元。

在取缔“三期普渡”邪教组织的过程中,共缴获长、短枪一批,手摇式发报机一台。其中从石顶武藏匿处查获手枪3支、捷克式轻机枪一挺、长枪16支,子弹2000余发;从陈德炎藏匿处查获手枪一支、手摇式发报机一台;从其他骨干藏匿处查获手枪2支。此外还查获皇帝玉玺一颗,冲天皇冠一顶,龙袍一件,皇后穿戴的凤冠霞帔一件,另有光洋、黄金及反动经书、乩批等大量证据。

1953年冬,石顶武在湘潭县易俗河镇召开的上万人参加的公判处理大会上被执行枪决。

然而,事清并没有结束——1983年,“大中华佛国”居然又“复国”了!

残余潜伏伺机当帝,居然有人献上自己的女儿

“三期普渡”邪教组织被取缔后,大部分教徒向政府写下保证书,登记退教后被从轻处治,部分残余教徒则趁机潜伏下来,伺机图谋复国。

李丕瑞,原“大中华佛国丞相”,被政府宽容后潜伏下来。

一天,李丕瑞做过一个梦,梦见两条巨龙在自己的头顶上盘旋腾游,最终一条降落在他的院子里,所以他坚信这是“天启”,启示自己要找到石顶武的后人,也很期待自己能成为新的开国功臣,

于是李丕瑞装扮成做买卖商人,开始寻找“后主”石金鑫。石金鑫虽然找到,但是这个“后主”又穷又傻,30出头竟然连老婆都没有。要当皇帝了怎么可以没有老婆呢?于是有一个想当“国丈”的前信徒骨干马上打起小算盘,决定先入为主,将自己的女儿献给这个傻“后主”做“皇后”,无可奈何的女儿只好认命。

  

1983年10月21日上午,“后主”登基仪式举行。石金鑫带着“皇后”和众臣出现。他“下旨”分封众臣,任命三名信徒为“丞相”,分领三支部队训练,准备将来夺取政权时派上用场。又任命“国丈”为太师,另两名信徒骨干分别任江西和湖南的教首,相当于两省的省长,至此“大中华佛国”复辟开始。

闹剧终究是闹剧。登基后,石金鑫等人旋即被公安局抓获。政府念在石金鑫无知,为神棍所蛊惑,所以最终被释放,而死不悔改的其他邪教骨干成员有的被依法判处死刑,有的被判处其他不等的刑罚。

由此可见,邪教组织一旦得势,势必觊觎政权,而愚昧产生崇拜,产生盲从,只要有人声称自己是“真龙天子”,便会有人臣服效忠,有人匍匐脚下。纵观邪教组织称王称帝事件,离不开邪教主的野心膨胀和对贫穷愚昧教徒实施精神控制。事实证明,想逆历史潮流对着干的人,不过都是螳臂当车。   

(漫画版权:中国反邪教网)

  资料来源:

1. 莫辛主编《帝梦惊华(当代中国“称帝”闹剧)》,广州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

2. 冯伟林《“大中华佛国”的覆灭》,广州花城出版社,1991年9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