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邪教
指定男女婚配,一切行为都要听从他指挥,揭秘幕后黑手如何疯狂洗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发表日期:2021-11-04      已浏览  1,706  次

根据英国《卫报》报道,起源于韩国的邪教“统一教”,其建立者文鲜明在去世前面临无数指控。他指使成千上万的陌生人结婚、通过教会谋取巨额利益、洗脑教会成员、破坏成员家庭……

数不清的人因为他而妻离子散、家庭破碎,一生的轨迹都被改变。而他本人,却坐拥近9亿美金的净资产逍遥法外。

▲“统一教”建立者文鲜明

文鲜明是如何建起一个覆盖全球的邪教组织的?又是如何聚敛起如此巨额的钱财的呢?

▲文鲜明和他的妻子韩鹤子 来源:美联社

1920年,文鲜明出生于朝鲜,27岁那年被朝鲜政府定罪,指控他从事间谍活动。1954年,他逃往韩国,并在首尔建立了“统一教”。为了制造噱头吸引更多人加入,文鲜明说,上帝在他15岁时就任命他为全人类的父亲,并选择他来完成自己未竟事业。

他的野心是想用“统一教”来统治世界,以自己创造的所谓信仰来取代基督教的位置。

▲年轻时的文鲜明 来源:镜报

1970年,在韩国已经有了大量信徒的文鲜明前往美国。他对《时代》杂志的记者说:“上帝生活在我体内,我就是他的化身。全世界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将征服这个世界。”

许多年轻人了解到了“统一教”,他们离开大学和自己舒适的家庭环境,每天在街上工作长达18个小时,通过分发花束和糖果吸引人们加入“统一教”。这些年轻人还和自己的父母断绝了关系,把文鲜明和他的妻子韩鹤子视为自己的“天父”“天母”。

▲与妻子主持集体婚礼的文鲜明 来源:纽约时报

当然,这些年轻信徒的辛劳工作不会换来任何报酬,甚至还要向文鲜明上交自己的生活费和房租作为“奉献款”。

到上世纪70年代,“统一教”在美国已经拥有了约五万信徒,文鲜明的敛财之路,也因此踏出了第一步。

为了巩固信徒人数,文鲜明提出集体婚礼的想法。他告诉信徒,婚姻是获得救赎的关键部分,对于一对夫妇来说,婚姻是对教会的承诺。

1982年,在美国的麦迪逊广场花园,2075对夫妇举行了集体婚礼。男人穿着相同的蓝色西装,女人穿着蕾丝与缎面礼服——这些都是文鲜明指定的。这些夫妇大多只在几周前见过一面,有的甚至需要翻译才能彼此交流。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搭配,比如71岁的非洲牧师与43岁的韩国针灸医师被指定婚配。

▲麦迪逊广场花园的集体婚礼 来源:美联社

这些新婚夫妇结婚之后在哪里生活、去哪个国家、什么时候生孩子等等,都要听从教会的安排,甚至他们的性行为都要听从文鲜明的指挥。

文鲜明告诉这些忠心耿耿的信徒们:“跨文化婚姻是实现理想世界的最快方式,人们应该跨越民族的界限,与他们认为是敌人的国家的人结婚,这样和平世界才能到来。”

▲正在主持集体婚礼的文鲜明及其妻子 来源:镜报

然而事实上,集体婚礼不过是文鲜明又一个敛财与发展信徒的手段:先切断信徒们的家庭关系,再把他们的一生都牢牢圈在教会之中——结婚之后全额上交自己家庭的财产,新生儿又将变成教会下一代的新鲜血液。文鲜明如同一个坐在中心的蜘蛛,编织了一张细密的大网,把信徒们的一生网罗其中。

在“统一教”的信徒为生计发愁时,文鲜明住在纽约的豪华别墅中,地库里有着数十辆豪车,并且用这些年搜刮来的钱,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文鲜明在华盛顿资助了一所芭蕾舞学校,1992年,一个与“统一教”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组织,挽救了濒临破产的美国布里奇波特大学,并在十年间陆续注资1.1亿美元,与此同时,文鲜明在这个大学获得了荣誉学位。

尽管这个大学一直否认与“统一教”的联系,但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学校以奖学金为名,诱使学生们参加教会培训,并且为“统一教”信徒的子女开设课程。许多来路不明的资金也以学费为名,汇入了这个大学的账户。

▲获得荣誉学位的文鲜明 来源:纽约时报

除了大学,在美国的商业捕鱼、珠宝、毛皮产品、建筑等等行业,都有文鲜明的影子,甚至连报纸杂志也受他操控。

但与此同时,文鲜明在北美也恶名远播,美国众议院国际组织小组委员会开始调查他资金的来源与去向。

1981年10月,文鲜明被起诉涉嫌税收欺诈和妨碍司法公正,被判处18个月的监禁。由此,“统一教”在美国的信徒逐年减少。

▲离开监狱满脸微笑的文鲜明 来源:美联社

根据英国《镜报》报道,在90年代,许多居无定所的韩国人被雇佣到“统一教”的集体婚礼上来,为他们的仪式增加人数。

针对文鲜明所谓“完美家庭”的调查也在不断深入,他的儿媳被指出可卡因成瘾,并涉嫌洗钱。1988年,文鲜明的长子因为吸食毒品导致心脏病发作,去世时只有45岁。他的另一个儿子也在1999年自杀身亡,年仅21岁。

后来,文鲜明将他的教堂迁移到了巴西一个偏远的城市之中。随着他信徒的减少,他的行为也逐渐变得奇怪。

▲主持活动的文鲜明 来源:美国广播公司

2004年,他不断告诉自己的信徒,自己是人类的“救世主”和真正的“父母”,但是这一次已经没有人为他的谎言买单了。他建立的报纸《华盛顿时报》饱受批评,发行量大减,编辑室一半以上的员工被解雇。他在日本也面临着数百起诉讼,信徒们把“统一教”告上法庭,表示教会内部人员高价向他们贩卖所谓的宗教神像。他的珠宝连锁店也在2008年申请破产,舞蹈社团更是连年亏损。

▲主持活动的文鲜明 来源:美国广播公司

“统一教”也妄图挣扎过,他们为了增加会员人数,放宽了关于婚礼的严格规定,允许父母为信徒们选择配偶,而不再只由文鲜明指定,他们也可以邀请不信教的人参加集体婚礼……

这些所谓的“自救”手段,看起来是如此的自欺欺人与可笑之极。文鲜明不明白的是,他的邪教手段也许能骗人一时,但骗不了一世。邪教“统一教”的谎言终究有被拆穿的一天,无数的信徒与家庭已经为此付出了高额的代价,没有人愿意再次重蹈覆辙。那些真实的故事,已经足够惨痛。